快捷搜索:

丝绸之路精神的历史传承

  自古至今,人类从来没有停止过追求梦想的脚步,也从未泯灭过交往交流交融之心。千百年来,与丝绸之路相伴,形成了以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为核心的丝路精神,在世界经济格局深刻变化的今天,传承丝路精神有着独特的历史价值与现实意义。

  打开历史地图会发现,古代中国处于一个较为封闭的地理空间内:东、南有大海;西有“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和喜马拉雅山,以及由帕米尔高原延伸出的高大山脉阿尔泰山脉、天山山脉、昆仑山脉;北有戈壁、沙漠、干旱草原、森林以及寒冷气流。这样的地理结构决定了丝绸之路最初的两种空间走向:陆上丝绸之路在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之间形成了一北一南两条道路,通往中亚;海上丝绸之路冲破茫茫大海,通往东南亚、南亚,进而连接起中国与世界。

  国家统一是丝绸之路开拓的坚实基础

  历史经验表明,国力的强盛与人民的安康总是跟国家的统一安定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秦汉时期是中国传统社会发展的重要时期,制度创新给中华文明发展注入了强大的动力。国家无疑是这种动力的核心所在,而国家统一就是这种动力形成的前提。

  如果对丝绸之路的历史进行划分,那么从秦汉开始直至元朝的1500多年可以说是丝绸之路的车马时代。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建立了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国家,首次统合了黄河、长江流域等不同文化地区,以统一为重要前提,开拓一个对外的、连续的丝绸之路成为可能。公元前138年,汉武帝决定派张骞出使西域,由此开拓了经今天的新疆到中亚的陆上丝绸之路,此时经云南过缅甸、印度而直达中亚的南方丝绸之路也已存在。秦汉时期,伴随近海航行技术的发展,从中原到朝鲜、日本的海上丝绸之路也有所开拓。秦汉时期郡县制的制度设计,“书同文”“车同轨”等标准化制度的建立,不但进一步强化了政治统一的局面,而且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历史总是在螺旋式上升,中国历史结束了魏晋南北朝的动荡时期后,迎来第二个大一统阶段——隋唐时期。旨在追求公平取士的科举制,奠基于隋朝,在唐朝得以发展,影响远播东西方;隋朝建设大运河,至唐朝时南北方经济融合出现前所未有的新景象。唐朝因为开放和包容的气度,政治、科技、文化、经济等领域都实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强盛的国家。首都长安成为国际大都会,各国使臣和商人络绎不绝。当时在通往中亚的陆上丝绸之路上,驼铃阵阵,前后相望;在东海、南海和印度洋上,满载货物的船只随着季风航行。各国的科技、宗教、物产等随着丝绸之路而来,在中国融合汇通后,又随着丝绸之路而去,形成了独有的大唐气象。

  隋唐时代的中国,引领着世界潮流,中华文化的独特魅力辐射世界,各种文化在丝绸之路上交汇、融通。这一时期的丝绸之路,在世界交流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不过,最值得书写的是,即使处于世界的中心,即使文化相对先进,中华文明的输出从来都是建立在尊重对方的基础之上,都是建立在对方自愿的基础之上。正是在多种文化的交往中,中国与周边各国收获了和平与友谊。以佛教文化的发展为例,先有玄奘西行,后有鉴真东渡,中华文明一呼一吸,创造了佛教文化互学互鉴的光辉历史。

  唐朝盛极而衰,中国经历了五代十国的分裂局面。公元960年建立的宋朝,始终与北方的辽、西夏、金等政权长期对峙,全国大范围的高度统一局面难以实现。政权分立,导致交通阻塞,陆上丝绸之路的畅通受到了很大影响。尤其是“靖康之变”后,宋朝皇室南迁,政治中心南移,大批具有先进技术的工匠和农民也随之南迁,促使经济重心南迁最终完成。因此,南宋政府更加注重海上丝绸之路的开拓。有宋一代,与中国通商的国家和地区有近50个。考古资料发现,在南亚、东南亚、欧洲甚至非洲都有宋代瓷器出现,这得益于当时航海术和造船术的进步。

  宋元时期,中国的科学技术仍领先于世界。如指南针首先应用于航海,后又传到欧洲,经过不断改进,成为新航路开辟的必要条件之一。蒙古大军远征欧洲,使得火药在战争中的使用达到前所未有的广度。中国的“四大发明”,正是通过丝绸之路传播而去,又经过改良,经丝绸之路传播而来。

  在丝绸之路车马时代,丝绸之路的特征主要是形成了以陆路为主的交通格局。背靠海洋,面向北方,以长城沿线为中心,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成为对抗、交流、融合的两大主要势力,长城成为这两大势力接触和互动的重要区域,而陆上丝绸之路的交往交流交融又成为和平的主要推动力。这一时期,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还没有到来,陆上丝绸之路维系的主要是中原与周边民族地区的交往,形成了嵌入式互动格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