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中国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知识产权失窃案

  中国人编撰的世界近现代史里,曾经是中国独有的特产茶叶,长期以来不值一提。但事实是,与中国的国运由盛转衰相伴随的,恰好是中国对世界茶叶市场的控制权和主导权逐渐丧失。是前者导致后者,还是后者导致前者,其实可以认真讨论一番。

  01

  曾经,茶叶的重要性不亚于高端芯片

  今天,茶叶和丝绸瓷器都是毫不起眼的普通商品。但在19世纪中期以前,它们却是中国独一无二的拳头产品。茶叶的地位,甚至丝毫不亚于今天美国的高端芯片和航空发动机等高科技产品。为什么这样说?

  首先,当时的中国茶叶,已经成为中国节制藩属国或外邦的重要武器。

  举例来说,1728年,中俄签订《恰克图条约》,自此恰克图(在今天俄罗斯和蒙古边境)成为中俄贸易的市场。后来因俄罗斯窝藏中方罪犯,加上俄罗斯人在边境抢劫,乾隆曾三次下令关闭市场,前后加起来有15年之久。这一贸易制裁,使俄罗斯至少损失500万卢布。

  哪怕从生理上讲,这些以吃牛羊肉为主的国家,如果长期没有茶叶解腻,必定引起饮食结构的巨变,这是他们所无法承受的。问题还在于,外国必需中国的茶叶,但中国不需要他们的东西。1847年3月,英国议会调查发现,从1845年到1846年,英国输往中国的工业产品,与中国运往英国的茶相比,贸易逆差高达35%到40%,有些制造业者已经放弃了对华贸易。

  其次,由于掌握着茶叶这种全球独一无二的产品,中国获利巨大。历史学家庄国土估计,从1700年到1823年,英国东印度公司共输出53,875,032两白银到中国,从1700年到1840年间,从欧洲和美国运往中国的白银约17000万两。

  ▲航拍西湖龙井村茶山(图/东方IC)

  再次,鸦片战争前的全球“二把手”——英国,全社会已经离不开茶叶消费。

  茶有效平衡了英国人的饮食结构,为英国人的多酸性主食面包找到了一种合理的、多碱性的佐餐饮料。茶叶的饮用方式,直接给英国人的健康状况带来了好处,因为将水煮沸可以杀死水中微生物。

  由于伦敦人口密度大,且缺乏有效的排污系统,伦敦市民的饮用水是非常不卫生的。在传染病多发的维多利亚时代,一个喝茶民族的生存概率比一个喝咖啡民族的要大。英军也从喝茶中获益。当他们在热带丛林中困苦不堪地行军,寻找着帝国边界的时候,喝茶能够预防水源性传染疾病。

  从家庭生活到社会交往,茶扮演了重要角色。茶与咖啡馆一样,扩大了公共空间,促成了一个市民社会的诞生——这点正是资本主义形成的关键要素。

  在饮茶之风还未盛行的年代,工厂里的工人们所摄取的大部分卡路里,来自啤酒和麦芽酒。这种习惯带来一个严重问题:曼彻斯特纺织工业的主要设备为飞速运转的纺纱机和纺织针,而让一个醉醺醺的工人去操作它们实在是件很危险的事。毫无疑问,茶叶有提神的作用。它能让工人们集中精力,有助于让他们全神贯注地完成那些艰巨的工作。

  以茶代酒还有别的好处。怀孕期间的妇女如果不喝酒,而选择喝茶的话,婴幼儿群体的健康状况就会发生显著改善。茶叶中也含有抗菌的酚类,它们是可以起到天然杀菌作用的植物类化学物质。在英国,婴儿诞生的头一年一般是用母乳喂养的,因此妈妈们以茶代酒也就意味着,英国的婴儿们将不再受到酒精的影响。饮茶习惯的流行不仅降低了婴儿死亡率,在需要更多劳动人口的工业化时代也提高了人类的免疫力。

  到19世纪中叶,下午茶随着茶叶价格的逐步走低,这一原属上流社会的生活方式开始成为英国社会的普遍习俗。下午茶时间是一段享受的时光,是拜亲访友的时光,是午餐和晚餐之间的闲谈时光。茶叶是工业革命的助推器,它使英国人意识到,创造了足够多的剩余资本,终于可以好好享受那些殷实的劳动成果了。

  而东印度公司则通过垄断中国的茶叶生意,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公司。富可敌国的东印度公司成为英国的代名词,为英国之后推行殖民政策,完成了必要的财富积累。

  ▲炒茶师傅(图/东方IC)

  19世纪还有一个不为人注意的贸易——植物贸易。植物贸易是大英帝国(包括旧殖民地在内)一项重要的财富来源。

  当西印度群岛以及印度次大陆的殖民地、大洋之间的岛屿沿岸的边区村落连成一片一片后,面临着三个问题:如何通过挑选和杂交手段实现经济作物的增产,如何在地球上哪片角落可以利用殖民地的廉价劳动力,来种植特殊作物,从而实现产量最大化,以及如何对植物进行加工以使其适应市场营销的要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