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如一弯草叶,他们却书写了历史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巨大的转折往往起于微时,却又不独立存在。

  1978年的一个冬夜,安徽省凤阳县凤梨公社小岗村召开了一次秘密会议,18位农民签下“生死状”,将村内土地分开承包,开创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先河。

  同年的另一个冬夜,在宁夏六盘山脚下的张易公社上滩大队中山生产队,当赵天禄等5人签下“保密协定”的那一刻,不曾料到自此掀开了宁夏“包产到户”改革的大幕。

  “包产到户”,在当时乃为冒天下之大不韪。实践证明,这个来自民间的智慧,是一个勇敢的甚至是伟大的壮举。

  不甘贫穷的张易人,自实施“包产到户”起步,到推行土地流转,再到创新土地经营权入股……40年来,每一次源自于这片土地的改革一经开闸,都释放出巨大的能量。

  摆脱贫困,决胜小康,振兴乡村,张易人用实践作出了响亮的回答。

  “石破天惊”的“保密协定”

  1978年,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年份。

  当年5月,《光明日报》刊发特约评论员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引发了一场深刻影响中国历史发展进程的真理标准问题讨论。

  此时,远在宁夏六盘山脚下的固原县张易公社上滩大队中山生产队,进行着一场改变农村命运的变革,生产队“偷偷”承包给农户的35亩马铃薯,正带着希望茁壮成长。

  这场变革,发端于一次“保密协定”。

  

如一弯草叶,他们却书写了历史

张易公社时期生产劳动场景。(资料图片,由固原市原州区委宣传部及李儒学本人提供)

  

如一弯草叶,他们却书写了历史

  1975年,张易公社秋季农田大会战黄堡大队上下黄涝生产队现场观摩会。(资料图片,由固原市原州区委宣传部及李儒学本人提供)

  

如一弯草叶,他们却书写了历史

生机勃勃的张易镇宋洼村。记者 计鹏 摄

  1975年至1977年,宁夏南部山区连续3年遭受冰雹灾害,且均发生在庄稼成熟季节,给农作物造成毁灭性打击,尤以张易公社为甚,庄稼几乎绝产,群众生活陷入绝境。在2008年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当代宁夏日志》中,对1977年的自然灾害有这样一段描述:“5月下旬-8月上旬,宁夏各地先后发生了暴雨、山洪、冰雹等自然灾害,受灾范围有45个公社、334个大队、1155个生产队,成灾面积为268280亩,其中绝产87816亩;因灾死亡农民35人,重伤9人……”

  灾情严重,老百姓的吃饭一下子成了大问题,外出逃荒者不计其数。“张易乞丐”这顶帽子,自此压在了张易人的心上。

  今年71岁的退休干部李儒学,时任张易公社党委秘书。5月29日,他向记者解密了当年那段特殊的历史。

  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当地干部群众“愁得睡不着觉”。

  1978年元月的一天,时任张易公社党委书记的郭兴海,带着李儒学等人来到上滩大队中山生产队救灾调研,和生产队队长赵天禄等人连夜商量想个法子能让群众不饿肚子。

  赵天禄是一名老生产队长,点子多,经验丰富,他提出了一个“惊天”的想法:把洋芋地包给农民个人种植,秋收时交够生产队的,剩下的就是个人的,“我保证明年不向公社要一斤供应粮”。

  郭兴海外号“郭大胆”,被这个想法吓了一大跳:“这可是一件涉及政策的大事情,要慎重考虑,弄不好有‘杀头’‘坐牢’的危险!”他挨个征求屋里其他人的意见。当晚参加商议的共有8个人,有赞成的,有担忧的,争议不休。李儒学认为,中山生产队规模小,在大山里面,跟其他生产队几乎没什么接触,可以悄悄试一下。

  商议到凌晨4时,郭兴海拍了板:不要供应粮还能解决群众吃饭问题,不妨一试!但要把保密工作做好,不能让其他生产队知道。

  赵天禄紧急召集杨生禄等5人召开生产队干部会议,商议好以给群众承包产量的名义秘密开展工作,并签下“保密协定”。随后又召开社员大会,将生产队35亩马铃薯地承包给农户,承包标准是秋后每亩上交600公斤马铃薯。当年天公作美,马铃薯大获丰收,亩产达到1600公斤,每亩上交600公斤后还剩余1000公斤,剩余部分人均180公斤。

  中山生产队“包产到户”立竿见影,前一年还挣扎在饥饿线上的社员,一下子解决了吃肚子问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