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评全新中国通史:不落窠臼、超越单向度解释历史

原标题:评全新中国通史:不落窠臼、超越单向度解释历史

评全新中国通史:不落窠臼、超越单向度解释历史

  一部不落窠臼、超越单向度解释历史的全新中国通史

  199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西方世界的兴起》作者道格拉斯·诺斯说:“历史总是重要的。它的重要性不仅仅在于我们可以向过去取经,而且还因为现在和未来是通过一个社会制度的连续性与过去连接起来。今天和明天的选择是由过去决定的。”读史使人明智诚不虚言。中国历史浩如烟海,一篇读罢头飞雪。对于大众来说,怎样选择合适的历史读物呢?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百家讲坛嘉宾毛佩琦表示:“历史需要通俗解读,你不可能要求一个普通读者、观众去读大学的学报或学术期刊。这是少数人的事,但是怎么把少数人的研究成果传达给大众,需要有对这些研究成果的诠释。”社科院五卷本《中国通史》是近期联结历史学术研究和大众阅读的佳作。《中国通史》由2013年、2014年两次在十八届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中讲解中国历史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卜宪群领衔创作,它的每一个时段都由本领域学有专长的学者撰著,是在艰深研究基础上的普及。由专业文物摄影师拍摄的近千幅珍贵图片不少是初次与大众见面,增加了阅读的现场感。

  社科院五卷本《中国通史》充分借鉴了其他通史著作的优点,并力图有所创新。在卷帙上更适合普通读者阅读;开创了专题式的综合体叙述中国历史的先例,从人物、事件等细节入手,采用人物传记与重大事件结合的方式,如周公摄政、诸葛亮治蜀、隋炀帝功过、王阳明心学等,并吸收了当代考古学和历史研究的最新成果,体现了新的观点、新的视角和新的评价。不为尊者讳,不给佞者泼污水,充分展示历史复杂性和多面性的魅力。如:

  本书文物专家专门赴巴黎国家图书馆拍摄的、20世纪初法国汉学家伯希和从敦煌掠走的敦煌文书《常何墓碑》残卷,它解密了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是早有预谋的。它不仅揭示了常何本人在玄武门之变中的作用,也把李世民此前通过他来收买禁军将领的隐情呈现在世人面前。

  北宋靖康元年,宋钦宗召集百官商议是否割让河朔三镇,多数官员主张割让,主张不割者只有三十六人,其中之一就是时任太学正的秦桧。靖康之变中秦桧夫妇沦为金兵的俘虏,后来从金营逃回成为南宋最大的投降派。

  跟屈原的《天问》类似,历史学者的问题意识贯穿始终:周武王灭商战争是血流成河还是摧枯拉朽?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全民皆兵是什么时候开启的?一个被中原国家鄙弃的边陲小国秦国凭什么崛起?胡适称王莽是中国古代第一位社会主义者有何缘故?中国历史上惟一一个获得皇帝名号的宦官是谁?哪一位皇帝不但自己几十年不近女色,而且还让汉族僧人吃素戒酒戒色?中国历代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到过西域的帝王是谁?哪一场胡人叛乱导致汉人开放自信的心态动摇?岳飞的真正死因是什么?“金以儒亡”之说靠得住吗?忽必烈两次征日为什么会失败?明朝为什么会退出争霸世界的航海舞台?谁做成了连皇帝都做不了的天下第一等事?中英鸦片战争后清朝为什么拒收西方世界赠送中国的高科技大礼?哪位大清志士做到了一件颠覆弱国无外交常理的大事?一纸诏书宣布两千多年的帝制结束之际,中国人心为什么格外地安静?这些问题不但正面回答了中国人对中国历史的诸多困惑和疑虑,同时从侧面提供了许多不寻常见但又对解释历史复杂性至关重要的材料和观点,引人深思。

  与此同时,作者并不是封闭式地自说自话,而是十分开放地与既有学术成果和学术观点进行对话。李学勤、阎崇年、杜维明、毛佩琦、马勇、胡阿祥等近百名知名学者对重大历史进行了深入解读。如:

  北京大学高等人文学院教授杜维明评论:周公制礼作乐深深地影响了中国。商朝时,世人信奉鬼神,事事占卜;直到周公制礼作乐,中国人的视野才更多地由神转向人、转向伦理、转向礼仪……中国从此真正地成为礼仪之邦。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马勇评论:中日两个国家都在1860年前后转身向西方学习,日本是全心全意地学习西方,脱亚入欧转型向西,彻底地学;中国经过鸦片战争打击之后,开放一点国门,象征性地学。因为中国是被打败之后学,所以就带有这样一种心态:“我学,就是要复仇的,‘师夷长技’我是要‘制夷’的。”这是中日两国在学习西方时最大的差别,并因此造成了中日之间的矛盾。这一矛盾在1860年之后慢慢凸显:中国是“一定要守住”的状态,日本则是“一定要走出去”的状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