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在中国,我们收获满满

在中国,我们收获满满

 

  2018年2月7日,一对来自俄罗斯的父子在北京市延庆区体验串糖葫芦。
  新华社发

 

在中国,我们收获满满

 

  2017年12月15日,外国友人在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东城街道安宁社区文化活动室里学习并展示自己的剪纸作品。10位来自英国、爱尔兰、南非等国家的外国友人,跟随剪纸老师学习这门中国的传统技艺,体验和感受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
  人民视觉

 

在中国,我们收获满满

 

  2017年8月22日,新西兰畜牧专家蒂姆·哈维(右)在宁夏固原市西吉县田坪乡燕李村为农户讲授科学养殖知识。中国近年来的快速发展,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官方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来中国大陆工作的外国人员达90余万人次。
  新华社发

 

在中国,我们收获满满

 

  2017年10月12日,也门人马万(左)在福建石狮的公司产品展示厅内检查产品。
  新华社发

 

  找到我的中国梦

  柳素英(美国)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句话最能代表我的2017年。

  我是一个属猴的美国妞,在中国“混”了16年,有些读者可能对我的名字有点熟,但是没听到我的声音,可能认不出我是电台节目《老外看点》里的“小柳”。我的身份还有很多,我是演员、主持人、记者、广告模特、瑜伽老师、编剧、导演,创作过关于北京的话剧,能字正腔圆地表演中国戏曲。虽然我是受西方文化熏陶成长起来的,但我狂热迷恋中国文化,对中国文化的认知甚至强过很多中国人。

  2016年,我从北京搬到了上海。离开亲爱的北京非常不容易,我和小胡同里的邻居已经像亲人一样熟悉,也有了很多关系亲密的朋友。离开了充满历史文化氛围的古都,我从一个很暖和的小平房搬进了29层的高楼,周围圆腔的儿化音普通话变成了清脆的上海话,饺子馆都变成了馄饨馆。

  在北京时,我创办了一个叫“我要给力”的社会企业。到上海后,我发现社会企业的市场还不够成熟,“我要给力”失败了。这让我非常难过,也怕“丢脸”。这是我第一次公开说出这次失败。事实上,大部分创业者都失败了,最勇敢的不是创业一次,而是失败后再创业。但我觉得我还不够勇敢。

  2017年春节刚过,有个朋友邀请我参加一个慈善机构组织的穿越沙漠活动。我们在阿拉善沙漠一共走了50多公里。那里的风景像科幻电影里的外星球,大部分时间看到的是大沙丘和炙热的太阳,偶尔能碰到骆驼。白天热得不得了,但晚上只有零下10摄氏度。早晨醒来时我的鼻子上竟然有冰花!好几次我累得不想继续走了,都是友情帮我坚持了下来。这跟生活一样,你不走也没办法停下来。可是我人生的旅途还没有结束。我到底要做什么?继续拍戏吗?再创业吗?还是继续教瑜伽?我觉得都不太靠谱。我到底要做什么?

  一个电视台的朋友叫我去江西黎川县录一档旅游节目。我从没听说过黎川县,而且报酬很低,但我很喜欢江西——那边的红土让我想起家乡北卡罗来纳州的红土,所以我答应了。在那边的第一天下着雨,冰冷冰冷的,在旅游景点“老街”录节目时,我又累又冷,哆嗦得没法拍镜头!旅游局的一个小伙伴帮我买了暖宝宝,还带我去喝咖啡。在咖啡馆里,我发现老板曾在北京798艺术区给我做过咖啡!

  突发奇想,我与这里有缘。我的下一步应该从这里开始。

  但到底做什么呢?我考虑过开家小客栈,因为黎川不光有可爱的咖啡店,而且有很多历史文化景点,比如船屋、宋明两朝的古迹,自然环境优美,空气干净,老百姓热情纯朴,还有宁静的寺庙,非常适合冥想。对了,这里还与两个文学界名人有缘,张恨水和汤显祖。在这么有吸引力的地方,开个客栈应该挺容易吧?并不是!

  后来,我又跑回黎川三四次,思考到底能做什么。黎川是江西的“第二瓷都”。一次我带着妈妈在那里一个很古老的寺庙喝茶,妈妈非常喜欢那里的茶具。北卡罗来纳也算是美国的“瓷都”,这让我意识到美国不光缺少这种茶具,而且缺乏茶文化。茶文化不仅是喝茶,它是一整套过程,是一种冥想,是一种养生。美国的老百姓现在不懂茶叶和茶文化,我可以介绍给他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