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记录普通人的历史:阿干河边的民间人文历史馆

  新华社兰州6月15日电(张文静、孟成)缓慢地走进一个刚刚拆迁的小村庄,彭维国注意到隐藏在残砖烂瓦下泛着蓝色的物件。小心翼翼地拨开瓦砾堆,他捡起了一块布满灰尘、被压得有些弯曲的铁质门牌,用手轻轻擦拭后,将它装进随身携带的塑料袋里,带回了家。

  走进彭维国的家,映入眼帘的是五花八门、大大小小的老物件。门牌、老式电话、棋盘窗、黑白电视机……别人眼里不值一提的“废弃物”,在50岁的彭维国看来却价值连城。

  用了20余年时间,彭维国和妻子郝彩燕“淘”来2000多件“宝贝”。

  彭维国的家位于阿干河流域内的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八里镇岘口子村。

  阿干河是兰州市南山的一条小河,弯弯曲曲朝北汇入黄河。这一流域有着丰厚的历史文化沉淀。甘肃省最早的煤炭开采业、独特的农耕文化和兰州较早的冶铁技术等都能在这里找到身影。

  这条小河在彭维国看来更是“兰州的历史文化河流”。但是,随着城市化建设的进程,阿干河流域的部分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已不复存在。

  20多年前,他萌生了一个想法,“收藏普通老百姓的物件,记录普通人的历史”。工作之余,彭维国和妻子上山入巷,去捡别人不要的“破烂”。

  指着一块蓝色门牌,彭维国说:“这块门牌代表的村庄在地理版图上已经消失,可它却能证明这个村庄曾经存在过。”

  阿干河流域曾经采煤兴盛,但随着煤炭业的萧条,人们陆续搬离,一些村庄也逐渐消失。

  像这样的门牌,他搜罗了至少20个。“每个门牌的背后可能都会有一段传奇故事。”彭维国说。

  除了自己捡宝,彭维国还自己花钱买宝,购买老物件的价格从几百元到几万元不等。虽然花了不少钱,可他觉得:“能够将老百姓的历史记录下来,花点钱也值了。”

  时间久了,“宝贝”越来越多,彭维国有些发愁,怎么能更好地保护这些老物件,让它们有个好归宿?朋友建议他干脆建个“私人博物馆”。

  彭维国和妻子行动起来。2015年,他们在家里庭院的上空搭建了透明塑料顶棚,把空房间腾出来,将桌椅等搭成展台,用圆木做成货架摆放老物件,把易受潮的纸质类物品镶起来挂在墙上……他把自己的家变成了收藏馆。

  2015年,经有关单位批准,收藏馆有了正式身份,即阿干河流域人文历史馆。该馆还被列为甘肃省博物馆协会的理事单位。这几年,不断有画家从全国各地赶到这里采风创作,也有市民慕名来参观。

  在人文历史馆成立后,彭维国夫妇更忙碌了:既要招呼来客,还要四处搜罗老物件,并对物件清洁、分类和整理。

  郝彩燕说:“以前村民们不理解我们的做法。现在大家逐渐明白了我们这样做的意义,还有人主动送些老物件过来。”

  彭维国希望唤起人们对历史文化的保护意识和自豪意识。“以小见大,普通人生活中的物件形式、材质、功能的变化也能反映社会的发展历程。就拿这些生活用品来说,可以直观地感受到人们生活质量和水平的提升。”

  下一步,他准备将收藏的物品以音频、视频等多种形式向参观者展现。“人们对历史的了解不能只停留于‘皮肤’,更应深入‘血液’。”彭维国说。(图片均由孟成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